bet36体育在线 > 读书文化 >
回族女孩麦子
发布时间:2013-12-24 文章来源: 伊宁县

天再高又怎样,踮起脚尖就更接近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同学们,‘六·一’儿童节马上就要到了,这是属于各位小朋友自己的节日,高兴吗?”老师那好似小朋友甜甜的声音传到同学们的耳朵里,就好像给大家吃了一块甜甜的糖,甜的同学们乐开了花。可麦子怎么也乐不起来。儿童节到了又怎样?唱歌跳舞照样没有她的份。明明每次上音乐课,音乐老师总会让她给大家示范,因为她的音调永远是班里最准的呀!她的动作永远是班里最协调的呀!可是到儿童节挑选小演员的时候,哪怕麦子的小手举得多高,眼神里流露出多少渴望,老师的目光到麦子这里就会完成一次跨越,如同语文老师上课时提出的要求——跳读课文。以至于以后每次语文课,只要老师要同学们跳读课文,麦子的眼前就会出现班主任挑选小演员时的目光。 放学了,麦子舍不得回家,站在教室门口看老师训练他们,回家晚了妈妈也会责备麦子,有时耽误了分配给麦子的家务活,也会挨揍。管他呢!谁让麦子这么喜欢唱歌、这么喜欢跳舞呢!
    
麦子暗下决心,长大了要当老师,当一名不偏心的好老师!

“她怎么这么笨!”老师跳第一遍的时候麦子就看会了,老师都教了四遍了,米娜还是跳不来,唉!麦子几个看客干脆在校园里跳起了刚才老师教他们的舞。“麦子,你过来!”老师扯着嗓子在喊。“是不是老师嫌米娜跳得不好,要换上你呀?”阿舍兴奋地猜测着。麦子突然也心跳加速,真的吗?不……不会吧!麦子有点窃喜又有点质疑。“麦子,来,你把刚才老师跳的动作给他们跳一遍,你们给我好好看着!”老师累了……“看到了吧,人家麦子在旁边看着就会了,你们怎么这么笨!让麦子多跳几遍,你们跟着练练!”……
     
麦子知道,老师是嫌自己头发又黄又稀,两颗大门牙,没有小酒窝,长得不可爱。那又怎么样?麦子在台上表演不了,可以在放学后、放假后,在自家小巷子里跳,不只跳,还唱。巷子里的小伙伴们都说麦子表演的好,这就够了。
    
麦子想,长大了要当一名老师,当一名专门挑选不漂亮的女生上台表演的好老师!

 

妈妈坐在锅台前,眼看锅里的水连气都不冒了,麦子去拿麦草已经半天了还不见人影。妈妈站起来拍拍裙子上的灰,到后院登上梯子一看,气不打一处来。麦子靠坐在草垛上,正聚精会神地看书,妈妈扯了一嗓子:“唉我的冤家呀,你把我的手给打了(意为耽误了她的事情)!你啥时候不能看书,做饭的节骨眼上你的啥书这么重要,我还不相信书比吃饭还重要!”“阿妈,这本书名叫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很好看。我借别人的,下午就要还了。我赶紧不看就看不完了。”麦子一边分辩道,一边拎起装了麦草的麻袋,朝房顶边上挪。“咋炼钢铁?你还用得着看书上介绍吗?你问问你阿达(方言,意为爸爸),大炼钢铁你阿达还不比你知道的多?”麦子哭笑不得。
    
麦子心想,我一定要坚持把学上完,可不能像可怜的妈妈一样,一辈子就围着锅台转。

   

  下午放学,干完妈妈安排的家务活后,麦子和姐姐、舅舅家的表姐围坐在桌子旁写作业,表姐正给她们讲今天从《少年文艺》上读到的文章。忽然,房门一脚被踢开,爷爷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了她们的面前,麦子跳起来,瞬间站在了桌子的另一边,表姐还没有搞清楚状况,姐姐因为腿患有小儿麻痹,等找到自己的拐杖,爷爷的巴掌已经劈天盖地地落到姐姐的头上:“你们这些没有‘艾带部’(阿拉伯语,意为羞耻感)的‘号瓦尼’(阿拉伯语,意为牲口)!对上学上劲的很,叫你们念经去,咋不去!”随即来追打麦子,麦子围着桌子转圈,爷爷追在她后面也围着桌子转圈。表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跳到了炕上,使劲地叫道:“往外跑!往外跑!”麦子转到门口,跑了出去……今天,爷爷又把麦子和姐姐“传唤”到他家了。这是每次继爸爸被训完话后的规定动作。“号瓦尼”东西!长这么大了,头巾也不戴,乃玛孜(穆斯林礼拜)也不做,一个丫头家,上学上学,胡大罪刑尼(方言,意为会受到真主的惩罚)!冬亚快要临近了(意为世界末日就要到了)……”爷爷坐在炕上,连哭带骂带忏悔,从前世麦子她们所犯的罪说到后世里所要受到的惩罚,时不时还用拐杖戳戳她俩。麦子和姐姐低头坐在炕沿上,声不敢出,头不敢抬,门不敢迈。脖子酸的快要死了!穆斯林家庭的女孩真的这样可悲吗?麦子感觉活着看不到希望了,感觉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了。麦子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悲哀……批斗会结束了,拖着沉重的步伐,踱出爷爷的大门,门前的大马路上,阳光从高空中懒懒地洒下来,暖洋洋的。来往的人,有的三五成群,有的独自漫步,个个脸上充满着安详,丝毫没有“冬亚临近”的恐慌。麦子心头压得很沉的乌云瞬间被阳光蒸发了。“姐姐,阳光依然如此灿烂啊,世界依然如此美好!我要好好享受这阳光,我要好好享受这世界!”麦子和姐姐回头看看爷爷家的大门,又转过头来看看街上来往的人,仰起头手拉手眯着眼贪婪地嗅着阳光。然后放开嗓门大喊:“我们要上学!我们要上学!”阳光将她们的声音投射到很远很远。

 

“麦子,你的信。”儿时的玩伴、现在的闺蜜祖海扬扬手中的信封,嘴角扬起了抑制不住的笑容,“猜猜是谁给你的信?”谁会给我写信?该不会是她的小阴谋吧!她爸爸在我们村的邮政所上班,她是不是又拿了一封广告信来耍我!麦子心里这样想着。“你的好运来了!你被县教育局录取了!”麦子此时突然心跳加速,真的吗?不……不会吧!“快打开看看!”麦子的手颤得厉害,祖海一把又抢过信封,麻利地拆开了信。果然是,麦子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被聘任为国家干部!“看你再信不信!我姐姐那天回家说,面试完后,她的一位当评委的朋友说,你很有才,唱歌绝不亚于毛阿敏,跳舞也不比县文工团的人逊色。就看笔试成绩了。没想到你笔试还是全县第一!”祖海的神情看上去好像是她被录取了一样的高兴。“麦子,你的坚持没有白费。”是啊,麦子的坚持没有白费,但是,就因为这样,爷爷不认爸爸这个儿子了,麦子她们见了爷爷就像是老鼠见了猫,尽量躲着,否则,非骂即打。麦子也渴望看到爷爷奶奶的慈祥的面庞,渴望得到爷爷奶奶的疼爱和呵护。可是,世俗和偏见剥夺了这些,可怕的世俗和偏见!
    
现在,终于如麦子所愿了,麦子成了一名人民教师。如果当初麦子顺从了这些世俗和偏见,后果将怎样,麦子不敢想象!
    
麦子接过祖海手上的录取通知书,一字一句地读着,然后双手捧着信纸,将脸埋进这封信里,深深地,深深地。祖海歪着脖子凑近细看时,发现一滴水将信纸从中间浸湿,并且水印越来越大,正向四周扩散,一点一点地……(伊宁县愉群翁回族乡中学马玉芳供稿)

 

[责任编辑:张涛][审核人:wjh]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说明 
伊犁州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1 YLDJ.GOV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地址:新疆伊宁市解放路西路1号 邮编:835000   新ICP备05002184号
技术支持:伊犁州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
联系我们:点击这里给管理员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