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36体育在线 > 读书文化 >
写给父亲   
发布时间:2013-11-29 文章来源: 特克斯县公安局

逃离所谓的家庭出身、也从此背离家乡,吃过苦、受过累,也有豪情万丈、也曾伤心委屈,而现在剩了年老体衰、膝下子女还有长长久久的记忆,就是这样,父亲和那个时代的很多人一样,所有的幸与不幸都被时间冲淡,普通的如人流中的任何一个分子,如果有特别之处,就是那个人是我的父亲,给了我生命,要一生相伴的父亲。

父亲一开始就扮演了严父的角色,母亲曾说起大姐听到父亲的声音就可以吓哭、我们回家发现父亲不在心情就异常愉悦的事,而父亲那么多年始终板着脸维护着一个父亲的权威或者生活得煎熬,真的已经笑不出来,总之,父亲不受欢迎程度甚至超出了父亲敏锐的感受,与父亲的距离,愈怕愈远。而我因为学习的缘故,更怕与父亲相处。学习不是不好,应该说很好了,只是父亲人生不得意,只得给予了我们过于厚重甚至是沉重的期望,而且拿了姐姐来做比较,而姐姐的优秀多年来都不曾有人超越,她是天生的聪颖,会用很简单的办法解答老师都束手无策的难题,在学习上,她就像个骄傲的公主,而我不是,很努力、再努力、一直努力却不及姐姐的成绩,父亲就在期望与失望的焦灼中挣扎,挣扎的亦有我。父亲会在每一次考试后第一时间询问成绩,如果考得还好,他会责骂为什么不是满分;如果考得不好,他就会大发雷霆,没有人相信我会因为学习挨打。父亲还会在很晚了陪我一起学习,帮我分析那些我一时做不出来的题目,父亲学习很好,是那种一心只读圣贤书,不闻不问天下事的认真,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或不甘丢下课本,到了妹妹上了高中,还能给她辅导功课。但是那段时光,并不幸福,至少在当时看来。

后来母亲生病,病重,病逝。生活从此改变。一个中年丧妻的父亲、几个还未成年的孩子,一个残缺的家庭。还有我们之间的关系,和父亲的关系,剩了我们相依为命。2007年妹妹从湖南大学毕业,距母亲去世整好十年,父亲用了十年的时间完成了使命,说是使命,是因为责任过于沉重,需要以信念支撑。母亲因治病欠下了很多钱,那些钱是在当时大多数家庭看来都很难承受的,我们像度灾荒一样过着很长一段时间的贫困日子,我们掩藏着应该有的渴望和需要,甚至渐渐成了习惯,我们互相较劲谁花的生活费最少,并以此为荣,这是当时我们唯一能为父亲做的。现在都能记得,周末去姐姐的学校,我们一起吃饺子,很满足很幸福的感受。后来我和姐姐勤工俭学,还会带了钱回去交给父亲,父亲尽管强调我们的任务是学习,但却无法抑制内心的欣慰。我们都拼命地努力,以努力来拉近距离。

父亲退休后没有像一般老人一样安享晚年,而是东奔西跑,吃着年轻人都吃不了的苦,就像一个永不能停歇的摆钟。姐姐出嫁了、妹妹在外地上学,家里剩了我和父亲,而那时的我,因为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出路,异常的焦躁,和父亲的冲突一次甚于一次,每次事后都后悔的要命。父亲生气、失望、自责、痛苦。我们的人生还有很多种可能,而父亲的人生仅剩下了我们。我们也曾说过今生来世的话,但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,都知道,我们彼此的缘分是有今生没来世的,开始学会珍惜,没有顿悟,就是在点滴之间。我们平和的接受彼此,回到该有的轨道。已历经十年。

十年间,父亲颓废、疲惫、孤单、无助,也努力、憧憬、收获、欣慰,十年,父亲已成了真正的老人,更加瘦小,所有的沧桑都写在了皱纹的沟沟壑壑中,姐姐喊父亲“老头儿”,父亲含笑答应,这个“老头儿”不再是从前那个强势的父亲。我们可以和父亲很随意的开玩笑,他仿佛并不计较,甚至还很乐于接受的样子。我们给他买很贵的衣服,父亲嘴上说乱花钱,却在很长一段时间穿新衣服不肯换下来,给父亲买了个别致的杯子,父亲却坚持一定要放到过年才可以用,一如我们从前有了新衣服要放到过年穿一样,我们一起吃很孩子气的零食、一起下棋、一起看电视剧、像宠孩子般宠着父亲,人生的轮回真是件奇妙的事情,慢慢长大,又慢慢回归……

在外地工作的几年时间,父亲几乎每晚都会给我打电话,每次的结束语都是:这周能不能回来?充满期待,恳切的期待,我一次次的告诉父亲不能回来,实在是一件残忍的事情。如果周末有回家的可能,我都会提前好几天告诉父亲,又常常会临时接到加班任务,回家就又成了想念,父亲不说他的失望,只是告诉我他把什么什么吃的都放到冰箱里了,等到我回家的时候再吃,我故作欣喜,其实笑不出来,觉得实在是愧对父亲很多。逢了回家的时候,我便给父亲买大堆大堆的东西,以此宽慰父亲或者自己,不得而知。而父亲也像过节似得计划好我在家的每一顿饭,每次回家我的胃都会经历具有挑战意义的暴饮暴食。要回去的时候,父亲总会问这个带一点,那个带一些吧,而我总是嫌路远,拒绝带那些也实在平常的东西。到了车站,车不开,父亲是决计不会走的,他就站在车窗下,也不说话,我说您回吧,我就走了。父亲很乖的点头,但并不回去,还是站着、等着……车开了,父亲就赶紧骑车过马路,在马路边又停下,等着车拐弯,看我跟他挥手,看我像个孩子似的泪流满面。

再后来,回到父亲身边工作,每天回家,过简单、平常、幸福的日子,父亲会在上班前或下班前问我想吃什么饭,然后回家后就看到父亲系着围裙在厨房里,任劳任怨,慈祥、可爱,像我的母亲。一回家,我喊几声“爸爸”,他应了,我就安心了,无论做什么……(特克斯县公安局  靳小华  供稿)

[责任编辑:蒋茂虎][审核人:wjh]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说明 
伊犁州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1 YLDJ.GOV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地址:新疆伊宁市解放路西路1号 邮编:835000   新ICP备05002184号
技术支持:伊犁州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
联系我们:点击这里给管理员发消息